实现年轻时梦想「独行中横」D2

一早想赶在七点出发,设定闹钟五点响起。其实清晨四点不到,就被临床的一家四口吵醒,因为他们04:30要出发去登羊头山。男主人没见着,女主人就是常客的模样,身材不胖,气色健美。儿子小三,女儿小一,个子都不高,女儿看似瘦弱,却都已登过多座百岳(忘了他们说过的惊人数字)。一如往常,登山的孩子都比较不会一直滑手机。漱洗后走上边坡阶梯,顶着晨间耀眼的阳光,只见载我的友人忙着用手机往水泥墙上拍照,一旁还有一位手持单眼相机的游人,他不是来爬山,乃专程来此捕捉这些蛾类的娇影,或许是学术研究者,说了很多专有名词与知识,让我听得譕飒撒。原来一夜过后,墙上停驻各式各样新奇少见的飞蛾,这些飞蛾都是被路灯吸引而来(蛾类有趋光性),每一只都是独特的样式,在平地很少见,有的色彩鲜豔,有的状似枯枝或枯叶,可融入大自然保护自己,免受掠食。但,天亮后,通常都成为早鸟的美食餐点。果园老闆娘六点半叫吃饭,依然是昨晚同桌的山友,只减少去羊头山的那一户。五人一桌,用餐时,第53梯次中横健行队的工作人员,从慈恩山庄把队员用膳剩余的菜餚送回果园餐厅,让我们又增加了一些菜色选择;加上老闆娘毫不吝惜的提供快炒高山高丽菜,这餐我们吃得营养充足、不亦乐乎!此行凑巧,我的出发日跟第53梯次的健行队同一天,差别是他们从关原山庄开始,我从合欢启程,且时间比他们晚。他们大多年轻,脚程快速,难怪一路没能会见。昨日载我的友人,急于想多看几个景点,尤其是想走一趟白杨,约七时三刻就先驱车下山。我本想与健行队同行,但获知他们要九点才出发,只好依照自己的原计划八点整上路,离开果园时,还听得他们队伍在上方山庄处高歌、欢呼、笑声不断。这让我又想起学生时代无缘与会的救国团健行活动!当时,热门路线如:中横健行、溪阿纵走、南横健行………等,都抢不到名额,高一时只参加过恆春健行队,至今仍残留许多回忆!依然是自己一个人的行程!背包上肩,紧握登山杖,回头补拍一张慈恩绿色标示牌,及隐身灌木丛后的慈恩山庄,开始第二日约20公里的步行。经过一夜的休息,两腿虽然仍有疼痛,已缓和许多,但右脚踝后侧上方的肌腱还是隐隐作痛。穿着高筒登山鞋,摩擦挤压,更行难忍。约1.5公里后,实在无法忍受那种不断挤压的椎心之痛,只好在一处较宽广的路段停下,换穿另一双对岸掏宝网站购买,名气不小的迈途出品短筒防水登山鞋。换穿当下,日头高挂,气温已达31度,短短路程就已让我大汗淋漓。前方一位男士由下往上步行而来,问我去哪?草草告知我的行程,问他是否健行?回说非也,只是常在这条路走动,今天也是来运动赏景的;我刚刚经过的一台白色老旧的轿车就是他昨晚的宿店。判定年约四十有余的他,比我还随兴啊!不敢多谈,挥别续行。134公里处,见一台Wish车停驻路边,三位男士分持手机、相机同时拍照。其中一位蹲低的姿势显然是拍摄小物。走近询问,才知他们为很难让你发觉的小花留下美美的身影。一位先生指着道路左侧土堤上方的白色花儿解说是难得一见的兰花,唉!可惜回家后又忘了他说的花名!由于他们的相遇,让我开始在后续的行脚中,不断留意路边小花,也想多拍一些,回去请教、考验咱族里的才女们!炙热的天气,耀眼的蓝天白云,这气候跟前一日真有天壤之别!不时有单车运动的骑士由下而上,努力的在上卖力,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毅力。转个弯,看着远方的苍翠,低下头突见一长物横在公路。惊吓时快速取出相机,準备拍下他美美的稀有条纹,才发现它却动都不动,原来已被车辆辗毙。可怜啊!当时看身上花纹,心里想到的应是保育类的百步蛇;返家后在脸书上询问,才知道也是属于保育类,仅见于台湾省1000~3000公尺海拔山林的高砂蛇(又称玉斑锦蛇)。想~后面有健行梯队,就没将它移开,留给年轻学生们也见识一下吧!口里边颂念着"阿弥陀佛",继续欣赏路边小花、远方青山,过民国四十八年竣工的阳明桥及阳明隧道,正慨叹于山林崩塌灾情处处有时,快到新白杨的左侧路边又见一条被辗毙的蛇,心痛之下已无心探讨它的名称。踏进新白杨休息站刚好午时时分,确定需在此用膳。找个阴凉处,在椅子上放下背包,擦擦汗,做完该做的事,即拿出前一日购买的麵包享用,虽不美味,却异常开心;因为这是此行第一次有时间可以轻鬆在途中进食。低头瞄一下手机,有讯号!开通网路连线,一则短讯是那位载我的 杨先生传来,告知白杨步道有开放,可惜他找不到停车场,只好路过,转往天祥休憩。不一会儿,停车场来了几部车,下车的人纷纷搬运物品、饭盒、瓶装水,想必是健行队的供膳补给人员;不远处已传来领队的吆喝及队伍的嬉笑声,让我惊讶他们怎走得这么快,两小时半走九公里,急行军吗?年轻就是给力!一对夫妻也泊车在停车场,带着卡旺高山瓦斯罐及炉具,在我旁边炊煮午餐(泡麵)及泡茶。交谈得知他们来自彰化,利用难得安排的假期绕北台湾省一週,前一日住宿清境农场,这是第二天。同样,好奇也惊讶于我一个人重装步行中横公路,勇气可嘉,精神不勉;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危险的事。健行队伍到达后,一时热闹如市,年轻人嬉闹声终究不乏。看他们到处寻觅阴凉处準备用餐,只好把我的背包移开,让出两个坐位,给看似疲累的小伙子休息用餐。我简单拍照后,趋前找一位工作人员攀谈,得知他们当日也与我相同,将在洛韶的慈惠堂晚餐,宿洛韶山庄,我则落脚慈惠堂。他老兄则想说服我跟着队伍一起走;我以重装脚程慢回绝,这也是事实,因为事后证明我根本无法跟上他们的速度。抢在正午一刻欲离开新白杨,却被一位女性队友叫住,要我跟在他们后面一起走,以获得相互关照。几番你来我往的言词辩论、嬉闹,加上另一位男性随队嚮导的游说,最终我还是捨弃他们的好意,想自己悠闲惬意的享受独有的宁静山林!感谢健行队的善意,希望他们也能一路顺利完成人生的壮举。过衡山隧道,讚叹前人的辛劳,正欣赏远方飘缈云雾间疑似奇莱北峰的山峦,一群超跑车轰然奔驰而过,噪音划破宁静的山间,让人有深深突兀的不快感觉。又过一个不知名的隧道,听得数声聒噪的乌鸦喧闹,抬头见树枝间一对乌鸦上下跳跃,快速捕捉黑影,想拍得展翅瞬间的美感,却忘了将相机设定在运动模式。转个弯,见一远处山峦几处崩塌痕迹,而位在其下的路径,更让我怵目惊心。144K前,身后开始传来健行队的答数与歌声,显然我又要被超越了。真的,不多久就看到他们现身转弯处,很快地在眼前快速通过。不禁让我质疑领队为何带队行走得如此仓促?不放慢速度、多给点时间,让队员欣赏沿途景色,享受这山林之美?但想到这公路狭窄,常有机、汽车急驰而过,弯道又多,随处都可能有落石,考量队员的安全与承办单位的责任,确实快速通过是明智之举;毕竟,这年头办活动不比三、四十年前,个个都是拼命三郎,现在都是家里父母心头的一块宝,难怪这健行活动队伍中还有家长陪同。除非是家庭群体教育活动,不然,也太宝贝了!快到147K华绿溪休息小店,一位嚮导回头找解放处,发现一搓小花问我花名,真是找错人了!当然回说不知。但看花形疑似兰花的一种,只是不知名尔!到达小店时,健行队已休息补电完成,正起步出发,赶紧抢拍一张留念。踏进小店,放下背包,依例先灌半瓶开水解渴;再来吞颗盐糖补充电解质。小店正巧有位果农的业务送水果到,其中有盘火龙果,老闆娘切一颗分享给我,无功不受禄的情节只好买罐台湾省啤酒一饮而尽,稍解暑热之气。老闆娘也是客家人,不免攀谈一下,得知她并非每天上山开摊,这几天是假日,又有健行队活动,才会连两日在此;若明天路过,就不一定看到她了。山里的小店就是这样,彼此随缘!离开华绿溪小店,远望下方道路健行队的身影,惊叹他们的脚程好紧!路过一处坍塌,施工地面拣起一个黑色疑似电器用品的电池盒,薄薄小小一颗。心想里面应该有薄型钮扣电池,可能适用在我的手机自拍摇控器。边走边设法打开卡榫式上盖,却用尽指甲力气都未能得逞。找个石块想把它敲开,该物太小,差点儿被我砸坏。正伤脑筋中,又一处施工地,找到一小捲细铁丝,拣起它利用铁丝弯折处施力,插入电池盖细缝轻轻一撬,电池盖应声弹开,果然一颗钮扣电池跟着跳出。哈!拿出蓝芽遥控器,完全适合使用!欣喜得让我大"喝"一声,惊飞路旁枝头数只隐身的鸟儿。于是,到慈云桥时,就尽情享受遥控自拍的快意了!() 慈云桥后沿着蜿蜒公路,不时回望来时路,突然发现原来走过的山林竟是如此深远、高耸!有前人困苦辛劳付出完成的公路建设,才能让后人得以享受现成的休闲生活。感慨于现下仍有许多不知饮水思源的人,批判谩骂前人的种种不是,哀啊!历史本是共业,不论功过后人都无权追究,更不需求偿;只要检视历程,研讨防範未来再生之策,才是我辈的历史责任。↓红圈处都是经过的公路~未时,太阳高挂的天候,气温约24度,虽不是令人难以忍受,但走起来依然会汗湿衣襟,让人心浮气躁。无聊得拍下自己阳光下的身影,有种孤独的心情,原期待老婆可以牵手同行,无奈于种种因素不能如愿;期待有朝一日,她愿意时,我必陪她再走一回。近嵩山隧道,远观入口小小;待进入约20公尺,陡然车道变宽,后段又缩回狭小,不解其因。出隧道口152K里程牌竖立路旁,距当日目的地洛韶只一公里,算时间四点左右可放下装备休息矣!放慢脚步,左顾右看,嘿~真有小物出现!一只蛄虫在路边挡铁上爬呀爬的,无视我的存在,毫不飞躲,任我拍下他可爱的身躯。这一公里,景观乏善可陈;看到洛韶的建物时,令我深叹气怨,因为这最后的五百公尺是下坡形势,而洛韶慈惠堂竟还要由公路往上爬升!过洛韶桥,旧步道已坍塌,需从绿色地标牌左侧的边坡车道上行,才会到达慈惠堂前广场。这一小段路,走得我气喘如牛,停下三次才完成今天的行程。上阶梯前拍下庙埕建物,上传回报老婆、族人我已平安完成今日任务。进庙埕,远远听到师姐跟身旁的人说"他到了,晚餐跟他们一起吃"。靠近时,指着旁边的香客房告知我住宿地方,并说今天我包栋,转身要带我进去。我脱下帽及头巾,先向 妈祖参拜,感谢让我平安到达,再随师姐进入客房。相关设施解说完毕,离开前提醒我六点半跟健行队一起用餐。热诚亲切一如网路上曾经到访过的旅人所述。放妥装备,饮水静心,稍事喘息,换下鞋袜,在焖热湿透的衣物包裹下,实在不舒服。迅速冲进客房右侧的盥洗室沐浴更衣,独自一人享受宽敞浴室,不必与人争先,真是难得的福气!回客房拍下室内设施,传给家人,分享包栋的喜悦与孤寂。距用餐还有一段时间,遂到户外庙埕坐下,仔细端详建物及慈惠堂的历史源起(无连接资料,亲访最佳),让我对师姐的诚心更加敬佩,对前人的牺牲更觉感恩!庙方委託承办晚餐的工作人员,陆续将菜餚上桌;健行队的服务人员也先从对面的洛韶山庄过来检视準备。色香味俱全的素食料理,早已打动我的味蕾,激得我肠胃咕噜咕噜蠕动。用餐时间,队员有序的排队打菜,我不忍抢食,远远站着欣赏这一幕愉快和谐、富年青活力的人群享用佳餚。当队伍尽头打菜时,我跟上一看,已所剩无几,勉可充饑;好在我不是大食客,且在养生期,无需大量美食佳餚,青菜几根就足以饱餐一顿!用餐时,健行队的主办之一 潘先生,及其领队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晚会,因不想在喧哗的气氛度过,婉谢了他们的美意。餐后,与家人通话,略述今日行止,时辰尚早,拿取自带的高粱酒、器,到圆桌旁独自品饮。未几,一对男女在我身后坐下聊天,看似香客模样。当我回头,问我一个人吗?去哪里?就此打开一段时间的话匣子。言谈中才知道,他们是师姐的儿子与媳妇,平日在花莲,假日或晚上会来陪师姐,上山时顺便带生活补给及所需物品。曾经受妈祖开释,由太鲁阁花四天步行到庙堂,作为还愿、省思、祈福的修行。也因有过这等修行,才更体会师姐的承担与精诚;并深刻领悟施与受的福报差异。她告诉我,曾有一梯次的健行队,有位队员约初中年龄,家长交付数万元给承办单位,作为妥善照顾他小孩的经费,并要求在洛韶落脚时,晚餐要準备上好牛排肉给它儿子享用。据称肉放桌上,那儿子还说他娘都是切成小块给他,要求工作人员也要帮他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